A horrible way to die - how Chernobyl recreated a nuclear meltdown

2019 年 6 月 19 日

卫报

讲解人 · Lala

职业双语播音员

资深美音口语培训师

今日导读

最近热映的美剧《切尔诺贝利》将 1986 年震惊世界的切尔诺贝利核反应堆熔毁事故,和它骇人听闻的后果再次呈现在我们面前。在这次事故中,受到辐射最严重的受害者是在第一时间冲往核电站灭火的 28 名消防员,在《切尔诺贝利》第三集中,辐射对这些英雄的身体造成的影响被真实地还原了出来,令人印象深刻,心生同情。在今天的内容中,大家会读到三段来自卫报的节选,让我们跟 Lala 老师一起,来听听《切尔诺贝利》的化妆特效师讲述创作这部剧集背后的故事。

带着问题听讲解

如何理解 meltdown 这个词?

Daniel Parker 是如何看待因得辐射病而死这种死亡方式的?

如何看待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对我们的启示意义?

Read More

冰岛、新古典、现代极简与存在主义

如果说是荷兰或比利时是电子音乐的王国,芬兰是金属乐迷的天堂,瑞典是独立音乐的故乡,那新古典音乐(Neo-Classical)爱好者的圣地一定非冰岛莫属。

‘世界边缘’的冰岛是被造物主所垂青的地方,在这里有火山频繁喷发造就的焦炭状地貌,鲜有生灵涉足繁衍,放眼皆是间歇喷泉的雾霭和洁白无瑕的冰川,这里的一切,与新古典音乐清冷、纯粹与内敛不谋而合,尽管很多新古典音乐家出身于古典根基深厚的意大利,但这不能妨碍爱好者们将二者自然而然地联系到一起。

呼吸着寒冷与炽热冲撞交织的空气,冰岛的音乐家将与生俱来的孤高和凛冽、古典气质与现代新潮隐匿于沉静而又温柔的音符之间,在高福利水平和低贫富差距的社会条件和自然而不做作、含蓄而充满生机的自然环境下诞生了一众颇具特点的音乐创作者,新古典音乐家之外,后摇有Sigur Rós,Múm,独立音乐如Seabear,Rökkurró等。

1920年,意大利作曲家布索尼发表的一封公开信《新的古典主义》是这一流派的宣言书。布索尼写到:“我所理解的新古典主义,就是发扬、选择和运用一经验的全部成果,并把这些成果体现为坚实而优美的形式”。 布索尼的作品,最早摆脱了晚期的浪漫主义以及模仿古典风格的趋向。
新古典主义在整体风格上追求均衡、完美以及相对稳定。它们排斥过度的感情表现,追求理性、内省、适度和普遍的感情,反对过度的主观意识。在体裁上偏爱浪漫主义以前的组曲、托卡塔、大协奏曲、赋格、帕萨卡里亚、夏空等;主张采用7个自然音级基础上调性明确的和声手法,节奏均衡,配器清晰;复调上提倡采用线形织体来替代浪漫主义的和弦式织体。
新古典主义力图恢复音乐的纯洁性,尽量使听众把注意力放在音乐本身,而非借助于音乐以外的其他手段,并且提出把音乐从各种艺术的结合中“解放”出来。因此,一般来讲,新古典主义更偏重于器乐体裁作品的音乐创作,而不像浪漫主义那么重视声乐。(摘自豆瓣/刘毅Peky)

近几十年以来的新古典音乐多以钢琴与提琴等器乐相结合,更多的加入了电子元素,以求在表达形式和听感的层次性和氛围感上取得突破。与之近似,诸多古典音乐家转向极简主义创作风格,如Fabrizio Paterlini,Arvo Pärt,Ludovico Einaudi,而新式哥特暗潮对古典元素进行了成体系的引入和继承,如sToa,Autumu Tears和Ophelia’s Dream,再有氛围/自赏黑在编曲风格上的无限逼近如Necktarium。

Read More